金沙@118官方网站_金沙@118网站是多少

热门关键词: 金沙@118官方网站,金沙@118网站是多少
当前位置: 金沙@118官方网站 > 金沙旅游 > 正文

踏寻中国最北端——北纬53°33′42″

时间:2019-08-27 21:25来源:金沙旅游
踏寻 中国最北 端——北纬53°33′47″中国漠河乌苏里浅滩黑龙江主航道中心线 我的漠河之行 踏寻 中国最北 端——北纬53°33′47″ 我在漠河的日子 {二} 今冬的出行,缘于找寻童年冬季

踏寻中国最北端——北纬53°33′47″中国漠河 乌苏里浅滩黑龙江主航道中心线 我的漠河之行

踏寻中国最北端——北纬53°33′47″

我在漠河的日子 {二}

今冬的出行,缘于找寻童年冬季的记忆。近十多年徐州的冬天已不再寒冷,河面难得结些薄冰,大雪更不改奢望,所以好想去东北,找回二十多年前冰天雪地的感觉,哪怕再得冻疮也无所谓了。08年1月初经过一周网上学习,东北之行的具体轮廓逐渐清晰,活动重点为雪乡之旅,并制订了一个简单的计划发到社区,期间得到了多位朋友的提醒和帮助,在此表示感谢。原计划节前成行,因春节前工作忙,临时走不开了,出行一再推迟。可能是天随人愿,1月20日、28日徐州降下了近年来少有的两场大雪,去东北的强烈愿望也逐渐淡化。每日例行的工作使我一个多月不怎么上网了,2月17日,在单位值班的闲暇时间上了QQ,接到一个广州小妹的加好友申请,原来她通过百度搜到了我节前发在社区的贴子,23日她要去雪乡和漠河,问我是否同行。雪乡的资料心里已有准备,漠河还是一无所知,迅速在网上搜索漠河的攻略,看到了月本无心、忍者、tameyoyo等人精彩的漠河游记。雪乡的商业化让我提不起兴趣,决定陪她走漠河。 22日得到画幅的确切行程,从雪乡返回后26日在哈尔滨会师。经老婆、单位领导批准出行后,23日上午在单位电话联系25日1470车次的车票,晕,春运期间票务紧张,四处无票,下午联系哈尔滨地主,帮我买好了26日哈尔滨到漠河的车票。同时查阅了徐州到北京、北京到哈尔滨所有的车次,我做了最坏的打算,倒车。24日一早跑到火车站,四处寻找票贩子,还是无票!我着急了,不行的话无座票也行呀,站到哈尔滨也行呀!无助之时,接到音乐老师催我上课的电话,晕,哪还心情上课呀!随口把去哈尔滨的事告诉了老师,没多时,老师回话,他可以搞到票!狂喜!老师万岁!中午的饭我请了!24日下午四点多钟,终于拿到了25日1470到哈尔滨的一张硬座车票。晚上,打开地图册,找到漠河乡,但上方画过的北纬54度纬线告诉我,中国真正的最北端不在北极村北侧的黑龙江江面上,应该是北极村东50公里以外黑龙江向北突出的一个地图上没有标注地名的地点。我还依稀记得,上学时老师给我们讲:中国最北端是中国漠河以北黑龙江主航道的中心线上,这个点到底在哪里呢?带着疑问我与画幅介绍的一位漠河司机(我行程的司机兼向导——北方森林大哥)聊上了,他发给我的漠河地图,让我验证了自己的想法,中国的最北端是在漠河乌苏里浅滩北侧黑龙江主航道中心线上!网上确认包他的车,简单商定了有关费用。 25日早晨,天空纷纷扬扬飘落了雪花,这是今冬徐州的第三场雪了,心情分外轻爽,背起行囊,踏上了寻北之旅。挤上徐州至哈尔滨的1470,闻名东北三省的“徐大埋汰”车果然名不虚传,持无座票挤上硬座车厢里的旅客比有座的人还多,洗漱间的洗脸盒上、开水桶上都坐着人,那个挤呀,站着的人想要坐到地上都困难。徐州到哈尔滨近二千公里,硬座才107元,便宜谁不喜欢。出行放松的心情让我没感觉到累,很快就与身旁的旅客聊了起来。发现周围有座的票全部是多花40-50元从票贩子手中弄到的高价票,我虽然没多花钱,但算上请吃饭的钱,也算是高价票了,我还是从心里感谢老师,这两回事呀。带着一线希望挤到列车长办公席补卧铺,没有,再回到座位已是满头大汗,两节车厢的来回穿越用了近一小时!邻座的还以为我补到卧铺不回来了呢,晕。我是116号座,背后就是厕所,但排队去方便的队伍提醒我还是少喝水吧。列车过了天津过道中的人少了一些,我起身去抽只支烟,随手招呼一个从徐州一路站到天津大学生模样的男孩在我的位子上休息一会,回来时他已睡着,我便转回去与乘务员攀谈起来。聊了半个多小时,随口问他哪有开水,告诉我要过三节车厢,看着过道里横七坚八睡着的乘客,晕,还是算了吧。聂师傅热情的询问我返程的日期,如果是3日的返程车,上车后他可以帮我补到卧铺。过了一个多小时,男学生醒了,慌忙给我让座,不好意思,俺也困了,轮流坐吧。不一会,聂师傅竞然提着热水瓶给我送开水来了,感动!只有小半瓶开水,邻座的大姐也要开水时,已被我700毫升的水壶倒光,看着她还带着孩子,我赶忙匀给了她一半。 车到唐山,看着这个高楼不太多的城市有种莫名的熟悉,不由自由地想起唐山大地震:1976年7月28日,震级7.8级24万多人死亡,16万多人受伤……。我是在一周前出生,所以家人给我起的乳名叫防震,至今脑海里还依稀闪现儿时住防震棚的情景。 一夜没怎么睡,但也没感觉太累累。天亮后到了沈阳,才有大批人下车,原站在过道中的人大部分才找到座位,心想这下应该轻松些了,但看到车窗等候上车的长长队伍,晕,上车的比下车的还多,刚刚轻松一点的过道迅速被占满。看着一个个东北的帅哥、美女也争先恐后向前挤,我知道他们恨并深爱着“徐大埋汰”,便宜才是硬道理!长春上车的一个女人也喜欢户外,与她聊到哈尔滨。到站后帮她提着鸡蛋走出站台,此时才感觉自己真正踏上东北的土地。 乘上公交车,赶到黑龙江省政府附近,从天地人心那儿拿到哈尔滨至漠河的硬座车票,打的到旅店与画幅会合。轻敲了几下门,出现在面前的是位比较时尚小妹,她是画幅吗?怎么与我脑海里的形象对应不起来?“我在这边。”房间里一位浴后正在梳头的小妹跟我打招呼。这才是画幅,一位阳光、清秀、宁静的广州姑娘。经介绍才知道,给我开门的是四川的自由,一个开朗、青春、理智的户外女孩。没多会,与她们同去雪乡的连云港小宝也回来了。“叫天哥。”她们给小宝介绍我,这个名字我喜欢,相较社区注册时的“男人30”我更喜欢“天行健”。与北方森林大哥介绍的“小草”联系返程车票,被告知已没有卧铺,郁闷的同时,我坚信总有解决的办法,既来之则安之吧。自由提议晚餐吃韩团烧烤,无所谓,我什么都吃,从不忌口。傍晚,我、画幅、自由到临近的中央大街散步,看到书店,我慌忙闪进去,直接找到黑龙江及哈尔滨的地图,我每到一处必买当地最新地图,我要时刻知道自己所处的位置,习惯了。7点钟左右,我们与哈尔滨的“老冯”会合,实际上老冯是个刚毕业的大学生,晕,这年头起名也要有想象力。可能是我36小时没正式吃顿热饭的缘故,在“阿妈尼”自助烧烤感觉吃得很好。散步的路上,老冯向我们介绍一月前哈尔滨零下40多度时的情景,一口唾沫落地就会冻成一块冰,哎,来晚了,现在的哈尔滨最低气温只有零下20度左右,一点不冷,最大的感觉就是哈尔滨的室内温度太高了,都在18度以上,好热,有点不适应。当然也明白了,为什么东北人总说徐州冬天更难过,徐州这边只要室内不结冰我就能熬。回到旅馆,收拾行囊。登上当晚哈尔滨到漠河的N41火车,人好多,安排画幅坐下后,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挤到办公席,才知道补卧铺还要列车长签单才能办理。无奈之下,找到北方森林介绍的一位乘务员,好不容易才搞到一个列车长签名。经来回一个多小时的折腾,头脑已经有些发蒙,我竟与王哥争辨起到底哪是我坐位的方向,哈哈,人家是乘务员,我认为的方向完全反了,嘿嘿。如获至宝般拿着签单,带着画幅从硬座车挤到卧铺车厢时,列车已过了肇东,终于安下心来,一夜无话。27日早上醒来,坐在车窗旁,这才真正有心情慢慢欣赏路边的景色。两边的山不高更不险峻,懒懒地卧在地平线上;低矮稠密的松林漫山遍野;朵朵仿佛触手可及的白云懒懒地挂在蔚蓝天空。我的心情完全放松下来了,生活中的一切烦恼、焦虑全没了,脑海里只有松林、白云和远山。好想在山脚的小木屋静静地住下来。画幅在铺上睡了一天,我摇醒她催着吃顿饭。车上画幅教了我头巾的两种用法,再此谢谢了。车到塔河站,因下车乘客较多,列车也多停了几分钟,我乘机下车拍了两张照片。再上车与乘务员闲聊时,一摸口袋,晕,断粮了!便问,车上哪有卖烟的?乘务员顺手给我递上一支,还念叨着:列车上最好的烟是长白山,10元一包,乘务员买只卖6元。哈哈,那就请你帮我买包吧。东北人都是活雷锋呀!我们所在的车厢为列车最后一节,夕阳西下时,我们溜到车尾。飞快后退的枕木、夕阳笼罩下的山林又是另一番迷人的景色。2月27日傍晚6点多钟列车到达图强站(图强镇、当地林业局所在地),下一站就是漠河县城,北方森林家在图强,我们就此下来。北方森林大哥(他姓徐,一路上我都称他徐哥)开着他的QQ已在站台接我们了。来到徐哥的驿站,一套两居室的房子,见到了于姐及他们的儿子东林,这是个热情的漠河人家。吃过晚饭,我们最终确定下来三天的具体行程及费用问题。2月28日:图强西十八湾看日出—漠河县城—路过胭脂沟-北极村,宿北极村;29日:北极村看日出-走黑龙江江道-北红村-安排黑化林途步穿越-乌苏里浅滩-真正的中国最北端-途中看日落—回图强,宿图强镇;3月1日:图强北山观日出-东十八湾-其他地点闲逛—休整-乘当晚的列车回哈尔滨。当晚,我们突发奇想,自己在中国最北端立块牌子,就这么定了,哈哈。看到徐哥向火炕里添火,赶忙让他把火灭了,室内温度16度以上了,从不用电热毯的我更不睡热炕。晚饭后出门闲逛时补充了粮草,两包大红鹰26元。

中国漠河乌苏里浅滩黑龙江主航道中心线

登上当晚哈尔滨到漠河的N41火车,人好多,安排画幅坐下后,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挤到办公席,才知道补卧铺还要列车长签单才能办理。无奈之下,找到北方森林介绍的一位乘务员,好不容易才搞到一个列车长签名。经来回一个多小时的折腾,头脑已经有些发蒙,我竟与王哥争辨起到底哪是我坐位的方向,哈哈,人家是乘务员,我认为的方向完全反了,嘿嘿。如获至宝般拿着签单,带着画幅从硬座车挤到卧铺车厢时,列车已过了肇东,终于安下心来,一夜无话。27日早上醒来,坐在车窗旁,这才真正有心情慢慢欣赏路边的景色。两边的山不高更不险峻,懒懒地卧在地平线上;低矮稠密的松林漫山遍野;朵朵仿佛触手可及的白云懒懒地挂在蔚蓝天空。我的心情完全放松下来了,生活中的一切烦恼、焦虑全没了,脑海里只有松林、白云和远山。好想在山脚的小木屋静静地住下来。画幅在铺上睡了一天,我摇醒她催着吃顿饭。车上画幅教了我头巾的两种用法,再此谢谢了。车到塔河站,因下车乘客较多,列车也多停了几分钟,我乘机下车拍了两张照片。再上车与乘务员闲聊时,一摸口袋,晕,断粮了!便问,车上哪有卖烟的?乘务员顺手给我递上一支,还念叨着:列车上最好的烟是长白山,10元一包,乘务员买只卖6元。哈哈,那就请你帮我买包吧。东北人都是活雷锋呀!我们所在的车厢为列车最后一节,夕阳西下时,我们溜到车尾。飞快后退的枕木、夕阳笼罩下的山林又是另一番迷人的景色。2月27日傍晚6点多钟列车到达图强站(图强镇、当地林业局所在地),下一站就是漠河县城,北方森林家在图强,我们就此下来。北方森林大哥(他姓徐,一路上我都称他徐哥)开着他的QQ已在站台接我们了。来到徐哥的驿站,一套两居室的房子,见到了于姐及他们的儿子东林,这是个热情的漠河人家。吃过晚饭,我们最终确定下来三天的具体行程及费用问题。2月28日:图强西十八湾看日出—漠河县城—路过胭脂沟-北极村,宿北极村;29日:北极村看日出-走黑龙江江道-北红村-安排黑化林途步穿越-乌苏里浅滩-真正的中国最北端-途中看日落—回图强,宿图强镇;3月1日:图强北山观日出-东十八湾-其他地点闲逛—休整-乘当晚的列车回哈尔滨。当晚,我们突发奇想,自己在中国最北金沙@118官方网站,端立块牌子,就这么定了,哈哈。看到徐哥向火炕里添火,赶忙让他把火灭了,室内温度16度以上了,从不用电热毯的我更不睡热炕。晚饭后出门闲逛时补充了粮草,两包大红鹰26元。 28日早晨不到7点,带着于姐给热好的馒头、鸡蛋,驱车直奔西十八湾。今天起晚了,登上观景台,看着厚厚的云层,才知道太阳早已升起,收工,赶路。车子快到漠河县城了,见到了横跨公路的龙门上赫然写着“中国漠河”,留个影吧。因为车辆极少的缘故,在我们这只相当于乡村公路的大道显得很宽广。杀进漠河县城,先办三件事:取钱、补充急救包药品、买明信片。自由在哈尔滨告诉我们,北极村的明信片只有一种,八元一张,晕,要血命了!原准备在哈尔滨提前买的,但忘记了,到了漠河县城可不能再落了。漠河县城只有两家商业银行,来到工行营业厅内的自动取款机旁,我遇到了最好的银行服务人员,一步步指导我使用取款机,文明用语总挂嘴边,真该评他五星呀。取款后,另一工作人员还热情的打招呼。出来,徐哥介绍,给我们打招呼的是行长,最近漠河县发生了多起利用自动取款机盗钱的案件,所以他们很紧张,原来这样呀,同志们去了也要小心。穿过两层门来到邮政局,明信片只有一种,就是贺年卡的有奖明信片,背面是黑龙江之冬的景色,因已过期,不能兑奖了,一元六角一张。来他50张,回到单位才发现买少了,不够发的,下次再出行还要多买。漠河县邮政局的工作人员热情地帮我们盖邮戳,还提醒我们,下面的邮政所如果利用盖邮戳收费,可以向他们举报,举报电话110,嘿嘿。1987年5月6日(5月6日着火,5月7日成灾,所以当地人叫5·6或5·7大火)的大兴安岭大火把漠河县城化为废墟,现在的县城是灾后重建的,所以展现在面前的是个很规整、洁净的小县城。这里的人民很友善,还用了县政府的卫生间。在县政府前的一片林子中,徐哥向我们介绍了5·7大火的详情,松苑是火灾中唯一保留下来的一片林子,在大火中,很多大树并没烧死,因灾后发生了虫害,在几个所谓专家的强烈建议下,调集全国的采筏队把全县的大树都砍了。森林大火并不是想像的那么可怕,哪片原始森林没有受到森林大火的多次洗礼。我的心里隐隐有些刺痛,这就是天灾人祸呀!为那些不曾见过的但可以想像到的一株株参天大树。正因为大火,才淘汰了生命力不强的小树、增加了森林的株距、火后碳灰更是植物最好的养份,只有在火灾中靠着顽强的生命力生存下来的才可能成为上千年的参天大树,这就是自然优胜劣汰生存法则,人对自然的认识还远远不够。因严寒,当地植物生成很慢,胸茎20厘米以上的樟子松、落叶松树龄多在百年以上,胸茎30厘米以上的都有二、三百年的树龄了。出了县城,在小店13元一包的555香烟又买两盒,(非走私品,是烟草局专卖的那种。)不假,比我们这便宜2元。去北极村的路上,两边都是灾后种植及野生的低矮稠密樟子松、落叶松及白桦树,我真的想不明白,对它们是好还是坏,更为它们何年才能成为参天大树担忧。路面上都是积雪,但车子走在上面还算平稳,这里的空气干燥,雪不容易成团,雪地反而不像我们这那很滑。昨天晚上我还担心徐哥不用防滑链是否安全呢。路过飞来松(八百里大兴安岭唯一的一株红松),来到晚清金矿胭脂沟,徐哥介绍了胭脂沟名称由来的两个版本。其一、即正史由来:金矿生产的黄金运往北京,沿途被各级官吏层层盘剥,到了紫禁城只够后宫妃子们买胭脂的了。慈禧太后随口赐名胭脂沟。其二、即野史由来:金矿的繁荣,导致妓院林立,汇集了全国各地名妓于此,每日早晨上千青楼女子梳妆打扮所用的胭脂散满河面香飘十里,由此得名胭脂沟。我与画幅一致认为野史更可信。途中还游览了从海南运来的观音像,景点也是空无一人,我喜欢。晌午过后1点多钟赶到北极村,下塌鹿祥园农家乐,普通间住宿每人30一天,主人鲁师傅人很厚道,老家好像是山东菏泽,与我又算是老乡了,泪汪汪。利用鲁师傅给我们做饭的空隔,到邮政所盖邮戳,顺便到村子里闲逛,整个村子没看到其他游客。在供销社当地好心人告诉我坐马爬犁到北望垭口一个人只要20元。我们吃过午饭已经下午3点,经一番讨价后,以100元的价格包了鲁师傅女婿的马爬犁。下午3点半,由鲁师傅驾车穿林海跨雪原,直奔到137界碑东侧的黑龙江道上(因没有北极村的地图,谈价时只说了大概的位置,具体怎么走由徐哥定的,没计划到137界碑。)。刚踏上黑龙江的冰面,心中没底有些紧张,慢慢了解冰层的情况后心才放下来。江边的雪很厚,出来没带雪套,鞋子里进的雪好容易才弄干净。指着西面不远处的滚兔岭、137界碑,在徐哥的怂恿下,鲁师傅免费带我们多跑了一段,到了137界碑旁。原计划到北望垭口拍日落,看着已经挂在山腰的太阳,我们也不赶了。到了138界碑天色已晚,北望垭口就在旁边,因为我知道中国最北端不是这里,所以没有太大的兴趣。回鲁师傅家的途中,徐哥带我们拜访了村子里一位1946年参军、东北联军老战士、80多岁高龄的刘老伯。刘老伯是中俄混血儿,虽然年事已高,但耳聪目明、思维敏捷、非常健谈,滔滔不绝向我们讲述自己的人生经历,从参加革命回忆到前些年的战友相聚;从解放以前的中苏友好时期两国居民互相帮助谈到解放后中苏交恶人民怒目相向;以及北极村从抗日时期的情景到解放初期遭遇水灾村子重建至现在发展旅游人民生活改善,俨然一部北极村的现代史。刘老伯的家人也非常好客,道使我这个毫无准备的唐突造访者显得有些局促不安。回到鲁师傅家,晚饭点了份狍子肉,也没太大的感觉。倒是漠河的夜空深深吸引了我,仰望夜空,满天的星星分外清晰明亮,才感觉不计其数的形容分外贴切。

编辑:金沙旅游 本文来源:踏寻中国最北端——北纬53°33′42″

关键词: